似乎昨天没有人听到老罗直播的口误,也许真的是看直播的人太少了?

在这探讨一个语言学问题,不严肃。


01

老罗最近几场直播我都看了,算是忠心耿耿的螺狮粉(专门形容我这种只看不看的可恶家伙)。要我总结,三场下来,数据感人,气质没了。

刘润老师说得挺好,老罗再怎么折腾,外界再怎么调侃,他都有自己的梦,现在干的这些事儿无非是为了梦想买单。

48 岁,还能有这样的改变,商场上的战绩如何暂且不提,但就老罗这个人,不可谓不成功。

几年前我看过 Tinyfool 老师的一篇文章,属于那种一脚踹醒梦中人的感觉。他讲的是「面子」和「脸」的问题。核心就是中国人都太爱面子,往往最后丢了脸。本质上还是中国人没搞清楚什么是「面子」,什么是「脸」。老师举了学英语的例子,大家都想学好英语,最简单的办法是什么,找个老外开口聊嘛。开口,成了中国人的老大难问题。一谈到开口,总是有人说,我发音不好啊,我听不懂啊,我不知道聊什么啊。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,觉得开口这件事,丢人了,没有面子了。

面子有那么重要么?我们应该要脸,而不是要面子。老罗身上背的债,完全可以弃之不理,最差也不会落到贾跃亭那个地步,人家现在还能闪转腾挪搞重组,日子过得也风生水起。老罗不怕没面子,老罗怕的是丢脸。所以老罗可以在直播间刮胡子,上跑步机,但还是会自掏腰包买湖北的橙子,拿到直播间 1 分钱五斤卖出去。

交个朋友。

02

昨天兽爷在文章里好顿怀旧,估计弄得不少人涕泪横流。

上来就聊独唱团,那是韩寒梦想的合集。我那时还小,买不到,但手里藏着电子版,舍不得给人看。所谓的千古之绝唱,我家之独唱团。我给你们看看封皮,过过瘾得了。

看看作者目录,周云蓬,罗永浩,石康,彭浩翔,韩寒,梁文道,咪蒙…别瞧不起那时候的咪蒙,那篇《好疼的金圣叹》,我打赌十万个十万加作者也写不出来。就跟兽爷说的一样,那篇文章金句频出,结尾的时候更是来了一句“这个时代配不上他”。

可惜的是,现在换做人人都在追赶这个时代。世上一粒尘,凡人一座山啊。不管是拜倒在资本的石榴裙下,还是外卖的摩托车旁,我们好像再也没能走在时代前头。它老人家平静的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

跟着他老人家的,还有轴心时代的大思想家们,20 世纪的新思想家们。我怀疑完全是因为他们那个时代交通、联络都不方便,除了思考,也干不了什么正事儿。

不过我们今天信息这么发达,似乎依然没解决当年留下的问题。就让它随风去吧。盖伊特立斯说,不被报道的新闻是没有价值的。同样,不被思考的问题是没有价值的。

想那么多干什么?看看抖音买买货,买二送一呢。

交个朋友。

03

老罗可能算不上严格意义的知识分子,他博览群书,我信,但提出了什么重要思想么,好像并没有。网上流传的语录,只不过是他对这个时代的批判,就像尼采喊着上帝死了。但是尼采疯了,老罗没有。

这个时代好像也不再允许人们批判了。

所以你看到韩寒去跑步了,潘石屹报名参加了青少年 Python 编程大赛,老罗也卖起了同行的货。他和刘作虎换着穿了带有对方公司 Logo 的体恤,一本正经的达成合作。一晚上送了 20 部手机,可惜的是我一台也没抢到。

羡慕那些有缘人,一加是台好手机。老罗也是个还在进步着的主播。

我心底里觉得不论年纪,不论职位高低,不顾自己的颜面,能知错就改,能快速迭代,就是值得人尊敬的。

我尊敬老罗,尊敬韩寒,尊敬潘石屹,但我不喜欢咪蒙。她想要面子,我怕她最后只能是丢了脸。

老罗昨天在宣传一加的时候,照他习惯的办法弄了个 PPT,挂上了各家媒体对一加的疯狂赞美。其中有一个,不知道是出自哪里,说的是「旗舰杀手终成旗舰。」

说实话,我的语文水平也不高,这句话老罗觉得是赞美,也可能是事前准备仓促。但在我看来,完全是讽刺。旗舰杀手难道不是专门用来杀旗舰的么?混到今天混成了旗舰,怎么看,都不像是夸人的话。

如今我再去翻《独唱团》,觉得最逗的地方不再是石康答宇轩问里说的,「以前不太在意金钱,但现在我也希望奋斗一下以提高创收,因人到中年,有点钱可以不麻烦别人。」

反而是咪蒙那篇文章里的一句「一个纸团上写的“好”。另一个写的“疼”。」

因为这是我那幼小的儿子,最会说的两个字。

希望这个时代配不上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