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 home
Elizen 尘埃落定
在十一进入产房之后,偶然间发现她也有一个公众号,我估摸着她自己都忘记了。里面有一篇写到,“昨天叁儿看完,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绝望的眼神和表情。一再追问他怎么了。他说,现在看不得这些生死不由自己的片子了。”

那时候我已经在产房外等了足足八个小时,显示器上没有一点变化,她依然在等待生产。八个小时前,我陪着她,知道她已经有多么痛苦,如今,她离开我八个小时,孤独一人,承受着更大的痛苦。当看到“生死不由自己”的时候,我几乎崩溃,我可能做了这辈子最错误的一个决定。



面对爱情,我时常捧出一套自己的理论,说服了自己,也说服过他人,最常讲到的一句是,爱情、婚姻和性,是三件完全不同的事情。理解不了这句话,很难理解爱情。这其实是一句很圆滑的话,聪明人一眼便看得出来,但是关于爱情,聪明人却普遍喜欢装傻。

我不知道十一怎么看这句话,也不知道她是装傻还是真傻,遇上了爱情嘛,总是什么都有可能。回头去看,我们的感情似乎是激进的,无论是程度还是时间。这激进有好处,让我们产生错觉,在面对一切的时候,都会信仰「我们」,当然,它也有坏处,感觉命运握在了别人说中,我们只能被推着走。

什么样的生命都有这些共通点,年少无知,中年抱怨,老年悔恨,以及在命运面前的无可奈何。我们希望冲击它,而不是躲避它,我们愿意迎难而上,开山铺路,而不是想尽办法绕过去。原因就在于,我们相信爱情。后来,我找到一句无比完整地可以形容爱情的话语,第一时间告诉她,她听后也笑了,“爱情,就是敢于把自己托付给对方。”前提是,在遇见爱情之前,要和那个看似对的人,先说清楚,什么是「敢于」,什么是「自己」,什么是「托付」。

至少,在这件事情上,我自认还有一些发言权。但在时间面前,都渺小如尘埃一般。



原计划的预产期是 1 月 30 号,因为买卖房子的手续问题,之前还特别担心她生产时间提前,小朋友在肚子里也不老实得很,好在所有事情在一波三折之后,都有惊无险。有惊无险,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成语。

直到办住院那天,我才有强烈的意识,这不是演习,他真得快出生了,之前一切都恍然有意义起来,而神经,也像上足了发条的时钟,每一秒钟,都叮当作响。这种信号,强于战争的冲锋号角,因为它不面向敌人,只面向自己。从那天开始,我第一次发觉,生命不同以往,生活真得要改变了。



其实性是个很重要的话题。现在的小朋友都比较大胆,正确的大胆。反而是一些年纪不上不下的人,虚伪地要死。闭口不谈,但是心内波澜,我身边有这样朋友时,多半提醒他们自然一些,不要刻意夸张,也不要过于虚伪。

十一和我,似乎没有对这个问题探讨过,我多半都在海德格尔、萨特和波伏娃的哲学里,学到了不少。可能在性上,我们反而比较保守,没想到迎来了最激进的结果。

如果想追根溯源,小嘟嘟诞生地应该是在意大利的那不勒斯,就在蛋堡对面,一家挂满电影海报的酒店。那些天,每日奔波,新婚快乐,为了一座欧洲里她唯一还想再看一次的广场,把第一站定在了意大利。第二站是我选的,日本。现在看来,遥遥不可期了。

所以一切都是突然到来的,因为性,因为基因无可比拟地强大地想要传承,它会寻找所有合适的时机,让自己繁衍,我们,只是工具而已,性,不过是手段罢了。但是对于一个物种,对于一个物种内的个体,性,不加商量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轨迹。

前路漫漫,全是未知。



她在病房一共送走了三个室友,一个二胎小姐姐,一个剖腹产女孩,一个北京大妞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是噩梦不断的几天。孕 41 周,羊水不多,医生唯一的诊断标准就是催产。

我不知道这种手段是如何在医学界确立的,但是以我极其粗浅的判断,这是一件比剖腹产还要无人道的技术手段。医学发展到现在,从认知上的革新,到技术手段上的升级,让诊断,变成了看指标的流程化操作。一切操作的目的,是医院的死亡率、生产率以及事故率的指标。

指标,成了一切,一切,为了免责,免责,才是医院唯一追求的。



如果没有意外,我们可能会在三年之后考虑孩子的问题,好在,我们没有丁克思想,关于要不要,不需要讨论。

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我没有办法为他的人生负责,但是我必须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。我不怎么关注热点,但是关注社会话题,这两年集中在城市化发展和人口问题上。这是不可逃避的,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,没有道理不上点心。2017 年黑龙江的生育人口变化是 -20 万,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是负增长,但具体数值变成负数,还是很少见的,而山东,依然领跑,达到了 170 万,但其中六成以上,是二胎。

这说明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新生儿中有很大比例来自 40 岁左右的人口生育的二胎,而中产阶级本身,对于生育孩子的热情非常低,一方面是经济压力,一方面是当今的社会环境。但是导致的后果,就是人口老龄化的严重。这是一个被很多人忽视,但是迫在眉睫的问题,它不仅直接影响未来的生活,严重的话还会彻底改变一个社会的运行模式。谁会承担这些后果,恰恰是新生儿一代,和新中产阶级。

人生过得怎么样,极大成分是凭借运气。所谓努力,只是个参考值而已。一个人生在什么时代,碰上什么样的环境,在几次恰好的选择上进退有度,人生就全然不同了。我希望如果我选择了前进,我能让他在这个时代有机会碰碰运气。



几乎在第五天住院的时候,我和十一都濒临崩溃,没有任何自然生理反应,所有的宫缩,都来自药物作用,持续下去,后果未可知,眼见的,是十一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绝望。而生产,就像过山车,即便身旁有人陪着,恐惧还是要自己消化。

那几天我不知道十一如何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,我能做的,除了尽力照顾,其他的也不多。这种焦虑有很强的传染性,我能感受到,但无能为力。大概从那个时候起,我觉得自己看待女人的方式,也有了说不清楚的改变。




最后一次产检之前,我们约了一个朋友,在家附近叙叙旧,她刚刚从澳洲回来不久,这次准备和男友一起去美国见家长,希望在十一生产之前碰个面。

十一怀孕之后,我第一个告诉的异性,应该就是她,记得当时的对话,非常简短。

“你想做我孩子的干妈么?”
“我操。”

她属于那种我非常欣赏和喜欢的女生,性格直率、刚烈、作为女孩子为人处世却君子坦荡荡。而且,她从小玩枪,真枪。大了几乎没叫过中国男朋友,觉得面。

这次聚会,我和十一发现,她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,找了个美国男友,从长相到身材,都不是我能相信的那种她会喜欢的类型。但是她说,就是在一起很舒服,就觉得哪里都对。她们在一起三个月了,准备今年结婚。

看着她的状态,我就是这次对了。这就是爱情特别美妙的地方,无论你内心中对另一半有多少画像,当他/她出现的时候,你很快就能断定,他/她就是那个人。

看起来玄学么?但是,我打包票,如果你现在身边的另一半,让你没有这种感觉,你们今后会出现很多问题,逐渐演变成不可调和。如果他/她恰好让你觉得舒服,那不论以后有什么矛盾,你都要相信,你们在一起是对的。

她是我们生产前见到的最后一个朋友,却为我们的感情又打下了坚实的一记助攻。

想要真的爱情,要先信仰爱情。



小宝作为一个未婚男青年,陪过其他女人进过产房,也是生命中不可多得的回忆。他数次叮嘱我,陪产会造成不可磨灭的阴影,甚至几年都缓不过来。我做了十足的准备,但却没想到,陪产房里,让我难过的是十一。

她对麻药过敏,打了无痛不但没有作用,还起了很大的副作用,持续不断的吐,将近 20 个小时的产程,消耗了她所有的精力,每一次用力的时候,她眼神中依然保有坚毅,但宫缩停下来的时候,她是绝望的,无助的绝望。

那种让人痛心的感觉,我这辈子都不曾有过。我在她身边,感受到了女性的伟大,而我自己的心脏,就像是被一根绳提着,随时可能被人剪断。

这几天住院,从迷惑、担心、到疼痛、绝望,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。我心爱的人就在身边,我却帮不了任何忙,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,会把一个人的灵魂抽干。

想想她在怀孕阶段,比大多数孕妇都要矫捷,七八个月的时候,还蹦蹦跳跳出去玩,那个时候,我和她,心里满是憧憬,期待这个即将来到世界上的小朋友,会是什么样子。那段时光,特别的美好。

至今,我依然难以释怀那最后十天的阴暗和绝望。我低估了女性的伟大,也高估了自己的信心。生活,却还是不紧不慢,从一个响亮的巴掌,到另一个响亮的耳光,告诉我,要敬畏生命。

「圣经」创世纪说,起初神创造天地。地是空虚混沌,渊面黑暗;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。神说:“要有光”,就有了光。神看光是好的,就把光暗分开了。神称光为昼,称暗为夜。有晚上,有早晨,这是头一日...天地万物都造齐了。到第七日,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,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,安息了。

如今,他出生第七天,一家三口,尘埃落定。
comments1
speech share

communication with the server has been interrupted. 1)have cut off all $.ajax() data transmission. 2)your input will be saved to local computer storage. restored to normal please disable adblock plus !

communication with the server has returned to normal. 1)refresh the web to get everything back to normal. 2)rest assured, your input has been saved to your browser. refresh web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