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izen

There is only one thing in the world worse than being talked about, and that is not being talked about.

叁拾一周:No.21

Elizen / 2021-11-24


这是「叁拾一周」第二十一期,感谢这周新增的邮件订阅读者,目前订阅人数达到了 206 位。我的下一个目标是 234。

上周看了很多东西,反而思路是枯竭的,在我获取信息之后,我首先会想,它对我有没有用。大概两年前,我会想它对你有没有用。这是个很技巧性的东西,还是像陈晓卿说的,老师傅叫的是什么真实,就拍什么,不要管观众,现在的导演是你想看什么,我就拍什么。

李如一大概率是 Postman 的忠粉,从他过往的节目里我如此判断。他对 Postman 的作品如数家珍,说实话,我都看过,但我得不出他的结论,却在他提醒之后后背发凉。这和我写通讯大抵相同。

我不会思考你喜欢什么我就写什么这样的话题,因为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我发现一些让我开心的东西,一定也能让某个“你”开心。我只要等你来,就 OK。

这就是本期我想聊的,影响。


如果我问你,在不假思索的情况下,说出一个对你影响比较大的人,你会想起谁的名字?1

我会告诉你,我的初中物理老师。在我们县城,义务教育阶段是小学五年制,中学四年制,我在初三遇到她。那时候我的物理老师有一项特异功能,她可以一只眼珠不动,另一只眼珠左右扫视,所以经常,她在目视前方的时候,会强调在她右边的我,好好听课。这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。

除此之外,她讲课时没有废话,重点抓的很好,这是经验带给她的自信,也是我作为学生的幸运。更重要的一点,她身上有一种我在前前后后十几年的学生时代,再也没遇见过的品质,因材施教。

对于性格不同、基础不同的学生,她对待每个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,通过课堂内外的交流,她试图了解大家,成绩差的,想办法补齐,成绩好的,想办法突出,但如果你自己没这个心思,她也将视你不存在一样。

一个我印象很深的回忆,每次考完物理考试,去帮她判卷子,她会拿出另一个班级物理最好的那个同学的卷子,批完告诉我,哎,XX 得了 98 分,你肯定得是 100 吧,把你卷子找出来我看看,然后我就站在她旁边,心惊胆战却又特别激动地等着她批改试卷,最后,我也是 98 分。她的失望至今我也猜不出来是表演还是真实。

但效果明显,下次考试,我会拿到 100 分。如果一个人对我有所期待,我通常不想让她失望。这是我性格里隐藏的部分,她发现了,利用了,帮助了我。

这种“影响”是巨大的,却只能马后炮地进行总结,在经历它的时候,人们通常一无所知。与此相反,当我们正襟危坐,想要立下重誓,改变自己的时候,有效期通常不超过三天。

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我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爱上物理的,以至于后来,学了通信工程专业,从事信息化的工作,如果回首这一切,时间线一定会交叉在那个时候。

让我回忆起那段甜蜜的学生时代,缘起我刚刚看了 Paul Graham 的Beyond Smart ,里面谈到智力和有创意的想法之间巨大却容易被人忽略的区别:智力可能不是最重要的,但却是被人讨论最多的,由此衍生出宿命论——我没有那么聪明,所以我学不会这些东西。但是有创意的新想法,不一定全部取决于智力。这样想就有意思了,其实还有很多我们可以培养的,能让我们产生新想法的东西,比如:

以及,还有一些很平凡的因素:

我们喜欢评价一个人的成功,说他很聪明,其实背后的原因是想说,如果我像他一样聪明,我也可以。这不是一个好习惯,聪明,或者说智力,可能让我们超越某些临界点,取得更高的成就,但如果只有智力,一切是说不通的,以上这些可以后天培养的品质,Paul Graham 认为更重要。

如果爱因斯坦只有聪明,他是无法成为爱因斯坦的。


有任何问题欢迎发邮件给我,也欢迎转发给你们的朋友。

订阅地址:叁拾一周

邮箱地址:elizen.me@gmail.com

下周三见 👋


  1. 这是个好问题,如果你有时间,试着回答一下,如果你想起了某些有趣的回忆,也欢迎分享给我。如在回信中不特殊说明,将视为允许我公开信的内容 ↩︎